1. 登录
  2. 注册

投稿日期:2016年03月31日

我的讣文

作者:王琳  山东理工大学 支持率:1
——功成·骨枯·艳阳天
一将功成万骨枯。非也!一命得存万骨枯。呜呼哀哉!
——题记
床单洁白,气息微弱,我也到了眼巴巴盯着窗外,唯恐欧·亨利那“最后一片常春藤叶”落下的时候。深埋病榻,残垣断壁,一堆坍圮,仿若布满蚁穴的沙堤,一触即碎。
是时候该说些什么了。
功成
九一八的炮声没有震碎我的耳膜,反而让我奋力握紧了手里的步枪;卢沟桥的挑衅染红了那几百头狮子,却让我坚定了保家卫国的方向;“三光政策”的压迫虽然截断了我的口粮,但折不弯整个中华民族的脊梁。呜呼!平型关大捷的号角吹碎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百团大战的盛况至今口口相传,防御—相持—反攻的战略部署决胜千里……每念及此,我无比幸福。
骨枯
八宝山已经许久未去了,我的那些朋友不知想念我了没有。我们曾一起擦拭三八大盖,也曾一起分食树皮草根;我们曾一起竞赛干掉鬼子的数量,也曾因掩护老乡转移而负伤;我们曾一起见证了抗战中的每一场胜利,也曾一起将耀眼的军功章戴在身上。我多么渴望把这些句子中的“曾”字删去,就像我初见他们时一样。他们静静躺在那儿,无人问津时他们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生的意义被无情压迫进历史的缝隙。我坐在他们面前,不敢正视他们,无言以对,更无颜以对。我的生以千万的死为代价,生与死在那样一个战火连天的时代进行着肆意交换。死者为生者赴死,生者为死者勇生。每念及此,我无比愧疚。
艳阳天
2015年6月27日,门外的信箱塞进了一封信札——“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华表西侧临时观礼台1台”。喜极而泣,泪水只为这份略显迟到的铭记,只为那些埋于祖国各处的忠骨英魂重新被人记起。真的等了太久,久到忠骨已经掩埋多年,久到土层越积越厚,记忆愈发模糊,英灵的魂魄无处安放,英雄的事迹无人传唱。这场“为了忘却的纪念”恰如其时,忘记与铭记有时只在一念之间,万幸,我们毅然选择了后者。我在翘首以待,千万国人在翘首以待,三千五百万深埋地下的中华儿女在翘首以待。“为人民服务”的宣言在天安门前迸发,响彻寰宇,为什么这声音如此雄浑?因为有三千五百万个声音在历史中为它映衬。每念及此,我无比满足。
结尾
铭记是对逝者最高的敬意。我不需要你们铭记我,因为我已经足够幸运,胸前这枚崭新的勋章我会带入土中,将它戴在我那三千五百万个兄弟姐妹身上。每念及此,我竟有些迫不及待。
就在此时,心电图机上出现了一条直线。
一切都在生死转换的铭记中结束了。

上一篇:她看

下一篇:长生树

一起讨论

验证码: 验证码
 
  • 全部评论
联系我们 网站主旨
使用帮助 人人网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BS超级文章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