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登录
  2. 注册

投稿日期:2015年09月01日

我的讣文

作者:邵麟荔  中央民族大学 支持率:0
——漫长的告别
上一秒,我梦见了永恒。
朝阳漫过海线,清晨的滚烫夹杂着第一缕咸涩的潮湿,汩汩地涌向大地。
大海之子从迷梦中苏醒,母亲的手指间绽放出绵密的浪,他在浪花温润的包裹中感受到躯体的拉伸和破裂,他的身体在缓慢地流动,犹如一颗小小的未成形的心脏。他感受到瓣膜胆怯而羞涩的第一次震颤,听见液体流经房室的饱和,嗅到循环的腐朽与生机。
我在这无限的大海的生机中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超脱,亦有如脱缰之马般纵横开来的生的渴望。然而就在同一秒里,我亦发觉自己的躯体正投向盛大的死亡。
铺天盖地的沉重的气息。海豚的完美抛物线形的跃起。无数恐惧的泡沫爆发在烈日的浓荫里。饱满与干枯并生。新生与毁灭并存。离散和相聚同怀。醉生和梦死缠绵。
而这些都是上一秒的事件了。
我已无缘人世种种。
我听见血液凝固的干涩和疼痛,心脏发出最后一次不舍的颤抖,犹如一声悠长而粘重的叹息,贴在已枯萎的皮肤外缘,长久地不忍离去。在我的意识逐渐恍惚,而灵魂渐次升腾之时,我有幸抓住时间的罅隙回望我的一生,那场漫长的泅渡,每一年,每一天,每一秒,完成即是告别。这时间永恒的流驶无端使我感到欣慰。
然而这一秒,我已成虚无。我的存在被时间钉在十字架上,巨人之手握紧我的躯体,我在他紧握的拳头中化为灰烬,形神俱灭。但在这毁灭中我终于得以复活,我看见灵魂交界的边缘混沌一片,如初开的天地,一头指向暗黑的虚无,另一头则欢呼雀跃舞而蹈之。
我得以高颂这死亡,这毁灭,这幻化人形的恐惧与孤独。
但我亦慷慨而歌,再见了,此生仓促的回忆。
再见我咿呀学语时柔软而甜美的儿语,再见母亲温柔的怀。
再见我少年时穿越荆棘后留下的伤疤,再见那稚嫩的淤青。
再见我初恋时漆黑如海藻般浓密的发,再见月光下的吻痕。
再见我成年时健美饱满如果实的身体,再见灵与肉的缠绵。
再见我初孕时微微隆起如丘陵的小腹,再见我欣喜的泪水。
再见我中年后苦涩而疲惫不堪的双眼,再见鬓角里的银发。
再见我耄耋时枯萎而干瘪下垂的双乳,再见这腐朽的肉身。
再见我孤独的期盼,再见我的隐忍与不安。
再见我热烈的渴望,再见我的踯躅与彷徨。
我只有两秒钟的时间为自己写一篇讣文。在这两秒钟里,我以为我抓住了永恒,却在同时被永恒摧毁。
只有两秒钟的游离。来不及伸出手抓住过去,亦无法睁开眼望向未来。
我只能目光悠长地沉吟着,做一次漫长的,漫长的告别。
下一秒,我将身在何处呢?
别了,我的爱。

上一篇:谀墓人的自

下一篇:落璃翩翩

一起讨论

验证码: 验证码
 
  • 全部评论
联系我们 网站主旨
使用帮助 人人网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BS超级文章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