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登录
  2. 注册

投稿日期:2015年02月02日

我的网

作者:卢珂  中国政法大学 支持率:0
——球网之恋
浑身雪白兮,结结有型。日晒雪吹兮,静默不语。洁白渐染兮,与吾长伴。网结渐毁兮,忠贞不渝。
——题记
19世纪英国的一场足球比赛,双方球员和裁判正在争论高速的球是否从正面射入球门,一位渔具老板聪明的把渔网挂在门柱上,平息了双方的肝火。于是,我才有了拥有两百多年历史的恋人——足球网。
那年我入学,刚加女子足球队。他也刚被挂上那刚被漆过却依然露出斑斑锈迹的球门。像雪一样的白色,有着数不清的白色的网结。
我喜欢他,像个的穿着白色西服的绅士,温柔的在那里守候。透过白色的他远望,你不知道球门后被漆成红黄蓝的操场看台多了怎样的风姿,你不知道远处的绿树青山又增添了什么样的韵味,你不知道西天的落日余晖被白色划分成什么样的美丽,你更不知道他身后的第一缕晨光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欣喜。对了,你肯定还不知道,站在球门里往上望去时,他就像是在北方特有的碧云天里,温柔地张开臂膀,轻唤淘气的白云。还有,还有,他还时常用自己的白跟蓝天中飞机划过后留下的白,相互示意。
你一定不知道这些,因为很少有女生像我一样,上了大学后开始疯狂的迷恋踢球,更少有女生会每天即使一个人也要在绿茵上跟球网度过黎明和黄昏。当然,我有队友,但不会每天陪我,日复一日。而他,却总是不离不弃。
作为一个前锋,与其说对球门有种亲近感,不如说对球网有种特殊的喜爱。把自己想象成草原上脱缰的野马,不管跑到绿茵的哪个角落,都能听到球网无声的呼唤——把球带过来。喜欢远射,喜欢望着球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越过几个人的头顶,避开高大的守门员,最后正面拥入网的怀抱,而我情绪在很短的时间内由紧张变为狂喜。但是这种能比赛,能进球的机会不多,而大多数时间我都是跟他独自相处,尝试着不同角度射门。我最喜欢的就是看准右门柱,让球在门内向左门柱弹去,而此时的网在球的作用下像船桨划过的水面一样,先是弧形的向外突出,然后回到原来的位置,潇洒的动一动,然后静静的恢复原状,等待下一次与球的拥抱。
我好喜欢他,他总是温柔而安静的注视着我,望着我自由的奔跑,看着我大汗淋漓时满足的神色,看着我体力不支时倔强的拼搏,看着我与队友胜利时的欢笑与泪水。我知道他从来没跟我说过一句话,但是陪伴便最长情的告白。
一年多了,他已经不再洁白,甚至有一定的破损。曾经白色西装的他变成了破布麻衣的他,而我的爱从未改变。
女生本不该开始这场错爱,但是我已经许诺了大学的四年。

上一篇:蜘蛛

下一篇:只鬼魂的摇滚

一起讨论

验证码: 验证码
 
  • 全部评论
訥言   2015-05-31 13:41:19
文题切合,文笔需磨。
GOODBOY   2015-05-19 19:56:07
而非错爱
GOODBOY   2015-05-19 19:56:06
而非错爱
原始沉思   2015-02-23 10:35:19
人间无处不有情!小爱如斯,大爱如斯!
联系我们 网站主旨
使用帮助 人人网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BS超级文章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