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登录
  2. 注册

投稿日期:2017年03月15日

我的家园

作者:应青青  南京师范大学泰州学院 支持率:0
——村头的那棵老梧桐树
萧瑟的落叶在空中徘徊,踏进这碟海里,阳光的余晖透过车窗的缝隙落在身上,悄然抬头,却又望见村头的那棵老梧桐树……
朦胧的黑暗落下,寒风也不知为谁而起,鸟儿都南去了,带着悲戚送葬了这个临界最后一丝炎热,时针走过了三点,夜深人静,月光飘散,帮着母亲打理完久未居住的老屋,独自一人在村间的小路徘徊,偶又望见那棵老梧桐树,不知何时树下多了几张木质长椅,几个刚刚从祠堂听戏回来的老爷爷坐在树下聊着戏曲中的人生百态,时不时也咿呀几句,老梧桐树下,咿呀声时断时续,给这静谧的夜添了几丝灵动。听着那袅袅绕梁的唱词,感受着人物纯净的情愫,仿佛让我回到了久远的从前,回到了至情至性的剧中人的身边。
母亲也独爱戏曲,依稀记得幼时村里并无祠堂,每次戏班子来村里表演时,总会在村头的那棵老梧桐树下搭起一个极简易的戏台子,母亲在那天会早早地结束手中的劳作,抱着我来到老梧桐树下听戏,母亲虽已提前几个小时到场,怎奈树下不大的空间早已挨挨挤挤都是人,大有排山倒海之势,空气中弥漫着汗水蒸发后的淡淡咸味,小孩的哭闹声夹杂着远处几声似有似无的鞭炮声,那些挽着头发,汲着拖鞋,磕着瓜子,腆着肚子,慌乱中喊着孩子,站在通风处还没落座的人群,都只等着这戏曲的开始……如今时光飞转,老梧桐树下虽少了几丝拥挤,但是咿呀的戏曲声却仍在耳畔回响。闹哄哄的一出戏,是悲欢离合人生的浓缩,人世袖珍的舞台,也是我的家园所特有的一道风景线。
第二日,天刚亮了不久,舅舅就要出发去山上寻冬笋了,想来自己作为家中的长女,也要为母亲分担一些家中琐事,就自告奋勇地要随着舅舅去搬运冬笋,舅舅找寻冬笋的本事在村里也算有点名气,今天几个慕名而来的村民想跟着舅舅学一点找寻的本事,回家后也好和家中的老伴炫耀一番,舅舅为人老实热情,一路上也并无半分遮掩之意,一路找寻一路也不忘给随行的几个村民讲解找寻方法的精髓,我也借机学了几招。日暮渐沉,我们一行人带着这半麻袋的冬笋走了一路也早已精疲力竭,恰巧老梧桐树下那几张新置的木质长椅上并无几人,喜出望外之余,舅舅带头冲了过去,身旁的几个村民也不甘示弱,我一看形势不对,赶忙追赶过去,怎料却抵不过这群老身子骨的叔叔们。天黑的更深了,坐在老梧桐树下的我们吵着,闹着,聊着,从寻笋技艺到家长里短,从一人独讲到几人共论,夜的静谧带不走这如火的讨论,梧桐树下欢声依旧,小家亦大家,我的家园亦是我们的家园。
夜深了,人却更清醒了,那些原本沉在心底的却渐渐浮了上来。没了白天的喧嚣,多了些许的宁静,隐隐约约看到一丝透明和光亮。旧时光里孤独的声音被时光碾压成了粉末,留下更多的是自己满怀笑意的挣扎和在挣扎中体味成长的味道,浓烈而又甘甜。村头的那棵老梧桐树下依旧是欢声一片,咿呀不断……

上一篇:等待

下一篇:陌生的故乡

一起讨论

验证码: 验证码
 
  • 全部评论
联系我们 网站主旨
使用帮助 人人网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BS超级文章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