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登录
  2. 注册

投稿日期:2017年03月15日

我的家园

作者:柳飏  哈尔滨工业大学 支持率:0
——二十年的行路寻觅和心路皈依
二十年前,我从生我养我、为我提供庇佑的家乡出发,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家园,一趟身心之旅感慨良多、收获满满。
一、在家乡:“情结”与“心结”相生
我曾自诩乡土情结浓厚。在这个中部省份,忙作闲游足以将我的生活安排圆满,寒来暑往也已融入我的思维习惯,家乡就如同我人生轨迹的圆心。
家乡的一些不如意也使我产生心结。小学时,我曾立下“让乡间老家的泥巴路都变成水泥路,平房都变成楼房”的志向。后来,我选择了城市规划专业,也对认识和找寻家园产生了明显影响。
二、在京城:“色彩”与“温度”有感
2008年夏天,我抱着见世面的心态北上京城。彼时的北京,恰若张开臂膀的五色吉祥物,好似作出热烈欢迎,又好似给予优雅拥抱,也牵萦着我与她重逢的心。
大学毕业前的冬季,我到北京实习。或许时令变了,或许我的角色变了,“北漂”生活的无奈与狼狈,调出了与北方冬天匹配的冷色调。年关将至,铁道旁的点点灯火,好似温暖的小橘灯指引着归家的方向。姑且学着五柳先生,叹一句“帝乡不可期”。
三、在鹏城:“过客”向“归人”之变
大学毕业后,我南下深圳深造。初来乍到,望着火车站如海潮般涨落的人流,我想这可能就是年轻移民城市的真实写照。也许,我也会如一个过客匆匆来去。
研二时参与的一个项目,修正了我的感知。从市民的充分参与,到政府和企业的关心帮助,再到我们团队的集思广益,大家都为着一个共享的城市发展成果,一个共同的提升家园品质的心愿。一种强烈的归属感,保证了与家园的共同成长。
四、在路上:“温柔乡”与“奋斗乡”抉择
   过年期间偶遇的两位故旧,使我更加确信自己的方向。一个是我的中学同学,大学毕业后难舍温柔生活和父母庇佑,选择回乡享受这最后一点馈赠。如今单位不景气,生活的压力和依赖的惯性使他有些无所适从。
另一个是我乡间老家的玩伴,在家乡开展虾稻连作,经历了奋斗的艰辛,如今已小有成就,也早为家中盖起楼房,浅聊几句之后便又起动皮卡在刚硬化不久的公路上奔忙了。转眼二十年过去,我仍未迈出校门,老家却已面貌一新,犹在耳畔的“豪言壮语”令我汗颜。哪有岁月静好的“温柔乡”可以长期驻留?唯有负重前行的“奋斗乡”才是真正皈依的地方。
五、后记
二十年,不短的时间,辛弃疾曾有过“二十功名”的感叹。而我却在探寻家园的路上远走越远,积淀的情感也越来越复杂。但我相信,作别了依赖,不贪恋温情,在自主中获得,在奋斗中坚持,我离真正属于自己的家园越来越近了,家园的图景也越来越清晰了。

一起讨论

验证码: 验证码
 
  • 全部评论
联系我们 网站主旨
使用帮助 人人网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BS超级文章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