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登录
  2. 注册

投稿日期:2017年03月01日

我的家园

作者:廖旭辉  四川外国语大学 支持率:9666
——恐依门庭望,归来莫太迟
“人生在世,父母为亲。非父不生,非母不育。如今像母亲一样的河流干枯了,像父亲一样的草原枯萎了,我们能为母亲修福、造经、烧香,是人能报父母之恩,我们一起祈福,希望他们身体早日好起来。”
我从没去过大草原,对大草原的印象至今还只是停留在“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文艺图景中。看过李睿珺导演执导的《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之后,对大草原的想象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忧伤。”电影中,虔诚的喇嘛舍弃了寺庙,那个散落在日渐式微、曾经丰茂水草、如今只恒古不变的却只剩下石砾的地方。城市化的快速发展吞噬了那曾经美好的地方,草原、传统、文化、习俗、语言。他们甚至不屑于做闯入者,留下那些未完工的水泥钢筋怪兽便匆匆离去,因为他们知道这里的根已经逐渐枯萎,只有离开才是唯一的出路。
不知为何,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尴尬的节点只是一个是城市高速发展猛追GDP却总是环境日益严重天空蒙蔽灰色的都市,相比起另一个是广袤沉默荒凉的沙漠,那是永远不会令人冷漠的童真,那是可以治愈一切的灵药。
现代科技与工业的高速发展,到底给我们带来了什么,生活的欢愉与快捷吗?确实。但肯定有人也像我一样,也对现在我们所处的环境这又爱又憎。这是全球化无法阻挡的悲剧,无论怎样呼痛惜和呼吁,曾经辉煌的一切终将破败甚至灭绝。我们被这个时代带着走,追求着、享受着这个时代所定义的幸福,关乎物质关乎金钱关于利益,但是没有人去回望曾经我们在那个贫瘠的生活里所具有的独特幸福。自然与文化似乎都走到了某个相对的终点,人类越是想把这个世界占为己有,就越在降低这个世界适合人类生存的程度。
蒋勋曾在评说红楼梦里宝玉对黛玉和宝钗的关系里说过,其实每一个选择都是有遗憾的,你选择了这一个,你就会对另一个你未选择的产生遗憾之感。的确,我们何尝不是这样,幸福也不曾是绝对的,我们享受着今日的幸福但却又失去了经历另一段时光中我们再也无法经历的幸福。
回家的路远没有想象中艰难奇幻,隐藏在洞窟里的壁画、被遗弃的建筑、已经荒废的朋友的旧居。他们恐怕还读不出这些忧伤,但这些谜团一样的影像始终会残存在记忆里,留待长大后的某夜被突然记起、重新解读。
家园,曾经在那个水草丰茂的地方。但如今,水草丰茂的地方已然凋零,徒留下脑海中过往美好的回忆。

上一篇:山水总相逢

下一篇:启示之梦

一起讨论

验证码: 验证码
 
  • 全部评论
联系我们 网站主旨
使用帮助 人人网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BS超级文章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