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登录
  2. 注册

投稿日期:2016年11月23日

我的家园

作者:张玉海  山东建筑大学 支持率:8
——那土,那地,那土地
白昼咬破夜的唇,一抹猩红染天际,光照亮夜的路,远离的那土,未归的那地,放不下的那土地。——题记
其一
又是一年麦收季,正赶上端午放假,打电话问是否需要我回去,娘说不用的(总感觉“娘”一字是由土地养出来的,带有土地的朴实与淳厚)。确实,虽身为农村孩子,我对庄稼地里的事插手是甚少的,何时苗种,何时麦收,何时喷药,何时锄草,我都自愧不能对答如流的,并时常因此恐遭相邻耻笑,皆因自小父母都不让我插手这些事的。小时,暑假正值农忙时节,小伙伴都被父母拉到地里帮忙的,唯独我却悠闲自在,“在家好好写作业,写完就看电视”,不知赢来多少羡慕。即便我主动请求,爸也是拒绝的,“用不到你,我和你妈忙的来”。如今想来,他们是不想我接触农活,接触土地的,即便他们离不开这片土地,心中放不下这片土地,但他们仍是不希望我接手土地的,仍是希望我走出这片土地的,可这谈何容易呢,既然已托生农家,那颗心怎可飞的出去,每次回去关心的还是庄稼长势如何,谁家涨势最好,今年价格怎样。即便将来我的汗水不会洒在这片土地,但我依然离不开它。否则,我午夜梦回时又该回到哪呢?
其二
那片土地上衍生了村落,村落中长居土地的守护者——老人。
老人是村里的宝贝,村里的高寿老人往往是这个村安静祥和,建村久远的昭示。老人们在村里是举足轻重的,倘若邻里间吵架斗嘴,只要一位老人出面制止,那绝对是管用的。老人们是村子的守护者,他们一生都在这片土地上,无病无灾,不求医问药是不会离开土地的,儿女子孙都在城市扎根,他们也只是会偶尔去住住,最终找各种理由回到这片土地,他们热衷于这片土地,沉醉于地里刨食的生活。即便失去劳动力,他们依然牵挂着这片土地,农耕时令,苗种麦收,一辈子的记忆。在我的想法里,老人在村子就在,随着老人们相继日落西山,村子也就一天天落寞了,老人没了,村子也就空了……
其三
远离的那片土,未归的那片地,原谅我的年少桀骜,待我暮年,有资格成为你的守护者时,定当重回你怀抱。到那时,不管你我变成什么样,还请不要相互嫌弃的好。
其四
叶落总要归根的……

一起讨论

验证码: 验证码
 
  • 全部评论
联系我们 网站主旨
使用帮助 人人网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BS超级文章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