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登录
  2. 注册

投稿日期:2016年03月31日

作者:杨靖姿  福建农林大学金山学院 支持率:0
——我真的很需要你
我叫张二柱,来自甘肃,今年上初三了。前年,我爸他带着大柱去北京干活了,因为妈妈生病了,需要一大笔钱,可是那会儿我奶刚走,仅有的钱都给办丧事了。迫不得已,爸让大柱辍学了,带着他北上。爸和大柱已经出去两年了,很少打电话,说从北京打回来特贵。墙上糊的爸和大柱的照片已经看不清他们的脸了,我想再好的照片也禁不住我妈成天的摸。
大柱是我哥,可是我不想叫他哥。大柱从小就特聪明,跟成绩很一般的我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亲兄弟,打小老师就爱拿我俩比,啥都比,“二柱啊,你这写的啥字啊,咋不跟你哥学学?”“二柱,你数学咋这差,回去让你哥教你”我特不想让他当我哥,特烦他,那年他考上了市里的高中,村长说大柱将会是咱村最有出息的人。可是他一天高中都没上,就跟爸走了。他们走那天,我站在村口看着高高瘦瘦的他背着蛇皮袋,脸上啥表情都没有,我就一股莫名其妙的愧疚,打小就不叫哥了,现在叫也矫情。“二柱啊,好好念书”这是大柱走之前说的,我嘴巴动了两下,可是就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厄着。
妈每周给我50块,同宿舍的大飞家是县城的,他们家每周给他200,我其实也挺羡慕的,如果我有200块,妈这个月就可以吃更好点的药了,我不想看到妈每晚每晚被痛醒了,可是爸寄回来的钱只够她吃普通的药,“还要攒钱给你念高中呢”她总是这么说。今年寒假,爸和大柱都不回来了,他们说在工厂过年有三倍工资拿,妈妈笑着说好。可是回屋里她就不说话了。半夜她又疼了,我不知道怎样才能缓解她的疼痛,我很担心,还有点怕。
下半夜,妈终于睡了,我也睡了。梦里,我梦到我爸和大柱回来了,他们带着妈去了市里最好的医院,把妈治好了。哥回去上学了,我也考上了他的高中,爸每周给我俩各200,过年的时候还带我们去市里买新衣服,妈穿的红红的带我们去吃肯德基。下雪了,妈在雪地里特别好看……
其实我只希望妈的病能赶紧治好,哥能回来上学,爸不要那么辛苦,妈能不要愁我们的学费就好了。每一项都需要钱,可是我们家最缺的就是钱了,希望睡醒以后,一切都能好起来。

一起讨论

验证码: 验证码
 
  • 全部评论
联系我们 网站主旨
使用帮助 人人网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BS超级文章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